manbetx手机网页版|新万博苹果下载-万博体育安卓下载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西方武器对清军的战力影响? 1853年夏,北京清廷已陷入末日来临大恐慌中。暴走的岭南武士,不仅长攻克南京,还兵分两路同时向华北和华中进击。时值风雨飘摇之际,一个儒生挺身而出,挽大清于既倒、扶大清之将倾。他就是晚清第一名臣曾国藩。 但耐人寻味的是,曾国藩虽然一向以保守抵外的湖南土鳖形象示人,也是一个善于便乘时代列车的心机boy。他在湘潭和靖港的大胜,与其归功湖南团练的果敢顽强,不如说仗着洋枪洋炮的犀利。 湘军崛起 天平天国几乎控制了整个富庶的江南地区 太平军虽然燎掉咸丰的半壁江山,但这位以仁慈得位的瘸子倒仍显得气定神闲。面对跨州连郡的反叛者,皇帝并没有坚持用不堪一击的体制内武装去死扛到底。因为谁都知道,上一个这么头铁的崇祯皇帝,坟头草都没人清理。 咸丰从记载祖先光荣事迹的故纸堆里,抓出了可以续命的灵丹妙药--团练。其实,早在乾隆末年爆发的白莲教大起义中,清朝就大规模动员地方团练围剿叛军。因此,皇帝充分发扬祖先的大智慧,号召全天下的爱国士绅来武装保卫大清。 面对困局 咸丰皇帝只能求助于地方士绅 1853年,也是曾国藩的人生的转折点。因为母亲去世,这位大清老干部必须回到湖南老家丁忧。在漫长的守孝期内,他目睹着太平军攻城略地却也无能为力。好在朝廷不负有心人,皇帝终于决定由自己帮办湖南团练事宜。于是,也不谦虚的曾国藩就成了湖南保皇派核心。从又臭又硬的离休干部,化身为恐怖剃头大魔王。 出于对绿营和八旗的厌恶,曾剃头选择从农民和读书人中募兵。诚然他们缺乏军事经验,却没有绿营的油滑和八旗的跋扈。他还在朋友左宗棠的帮助下,找到了火器营的旗人军官塔齐布来帮助训练士兵。 曾国藩麾下的旗人军官塔齐布 初露锋芒 曾国藩和他的主要的小伙伴们 随后的一年里,无论叛军如何肆虐、皇帝如何催促,曾国藩都只是默默待在湖南练兵。每逢太平军的过境,湖南的大批会党叛军都被裹走,而留下的残党正好用来练手。于是,整个湖南都变成湘军众的新手村。 在湘军待机的时候,他们的对手也没歇着。自起事以来,太平军一直所向披靡。遇到的清朝官军,没有一个能与之相抗。强一些的还能尾随其后,弱一些的就往往一鼓而败。但太平军也有其致命弱点。因为装备粗劣,只能尽量与官军短兵相接。若清军龟缩起来施放火器,就马上表现的无可奈何。直到攻破南京,太平军的装备才鸟枪换炮。可混乱的后勤统筹,使各部队武器质量都参差不齐。这个问题直到其灭亡也未能得到根本改善。 太平军经常在武器方面处于劣势 其次,太平军虽然账面上人头济济,但实际面临兵力长期不足的窘境。当年离开广西时,全体成员不过男女20000余人。经过几千里转战,陆续吸引数省叛乱分子参加,走到南京也不过100000军队。在开始西征的同时,还要分兵北伐和守备南京,严重削弱了前线大军实力。 因此,西征军虽然得到华中水旱各路的土生罗宾汉拥护,还是受地方团练的骚扰,进展远不如往年往东迅速。只好尝试改被动为主动,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重点攻破了安庆、庐州、汉口、汉阳等要津。接着鼓动更多黄泛区捻子和湖北九头鸟起来暴动。现在,他们又径直进入湖南,直捣长沙,试图夺取这座省会城市。 公元1854年,当太平军冲入湖南。当地楚人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用实力证明了谁才是中流砥柱。面对肆虐到家门口的长毛叛贼,曾国藩满腔热情就地薄发,指挥湘军17000余众从衡阳北上,试图和对手一决雌雄。 地方团练往往只在本省才有可靠的战斗力 制胜在器 曾国藩给他的水师装备了大量洋炮 平心而论,湘军在组织、战术方面上均没有特别突出的优势,单兵素质还远不如久经战事的对手。好在曾经贵为兵部侍郎,并经历过鸦片战争,所以眼界到底是比蒙古佬僧格林沁要高。于是就按捺住内心的厌恶,开始师夷长技以制寇。 鸦片战争的结局,也引发了东亚大陆上的新一轮武器革命。清朝官吏和英国的不友好交流,让他们首先认识到对方的舰炮犀利。于是,清朝抱着奇货可居的心态,对19世纪中期的英国舰炮进行了艰难模仿。 鸦片战争已经让清朝认识到自身的武器落后 当时时期传入中国的舰炮,以卡龙炮最为有名。这种由苏格兰卡伦公司制造的火炮,身形短且弹重大。尽管射程有限,但近距离威力极强,还能发射包括实心弹和霰弹在内的多种弹药,颇符合清朝水师的作战风格。清朝对卡龙炮的仿制起步也早,英军就在1841年的上海缴获过16门清朝仿制品。后来,清人又综合了英国卡龙炮和榴弹炮的优点,仿制出新式的铁模炮。 湖南北部是水网密布的战场,水师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湘军的17000余人中,就有5000余人是水兵,装备类旧制水师的拖罟、快蟹、长板的战船数百余艘。曾国藩为他的舰队武装了600门火炮,除了300多门直接购自广东的洋炮,还有一半是国产火炮。这些重火力被平均2-3门分布在各式战船上,就其水平来看仍处于1600年以前。不过,比起土炮数量都不多的太平军,已经算得上强大非凡。而且湘军水师的将领是广东悍将陈辉龙,此人有丰富的海上剿匪经验,足以胜任他的职责。 湘军中的水师比例 达到了全体人数的1/3 保卫长沙 长沙的某段古城墙 战前,太平军总是喜欢夸大自己兵力,动辄号称十几数十万规模。但湘军不同于其他清军,根本不理会这样的虚张声势。但由于岳州等地的失败,初次与太平军交手的湘军已经出现士气动摇问题。 4月25日,塔齐布率部1800人到达湘潭,双方立刻发生遭遇战。战至下午,塔齐布趁太平军防御工事没有修缮完毕,就果断发起攻击。太平军向来吊打清军,从没想过还有能和自己短兵相接的官兵。看见湘军杀来,居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使用各种冷热兵器作战的湘军 当时的太平军习惯分为前后队,让精兵在前,而新兵留在后面。这些新手看到前方情况不对,又看见附近山地上有很多肩负器仗的人,就果断选择开溜。结果前队失去后援,也被湘军击溃,全部退入湘潭城中。塔齐布手扛大旗、亲自冲锋,顺势烧了太平军木城。 第二天,太平军重新筑造木城并再次出击,湘军的援兵也陆续赶来。兵力越来越强的塔齐布,令刀矛队伏地,并且在两翼秘密布置炮兵。面对气势汹汹的太平军,塔齐布命令部下以炮声为信号,先是枪炮轰击,然后以刀矛队起身冲锋击退对手。继而再次烧毁了木城。 此后双方反复拉锯,林绍章多次构建围城工事,又屡次被塔齐布摧毁。太平军愈发不按常理出牌,甚至在午饭时间突然袭击,两军攻防趋于白热化。但太平军却也始终无法构建起需要的防御工事。 清军与太平军的交战场面 曾国藩的奇妙大冒险 曾国藩虽然开会 却也因冲动而临时变卦 人在长沙的曾国藩,得知湘潭交战便召开军事会议。针对敌军分兵的态势,湘军将领都认为应该集中兵力攻击一部。在彭玉麟的主张下,湘军决定向南会合塔齐布与林绍章决战。 曾国藩令彭玉麟率领半数部队先出发,约定由自己亲自带领另一半部队跟进。但到了第二天,长沙当地的团练民兵向曾国藩提出,靖港方面的石祥祯已经撤走,希望能够一起向北攻克靖港。自忖饱读兵书的曾国藩就顿时好似诸葛亮附体,却忘了孔明一生唯谨慎。立即掉头向北,直扑靖港而去,弃彭玉麟、塔齐布等人于不顾。 靖港之战的形式图 攻打靖港的湘军以水师为主,有大小战船40余只,另有800多陆军以及长沙当地的团练民兵。由于拥有从广东购买的长龙、快蟹船做主力,对付民船载土炮的太平军水师非常轻松。然而,原本一路顺风顺水的湘军,却被突然刮起西南风吹乱。更糟糕的是,曾国藩得到的情报也是假的。 此时,石祥祯早已修好工事严阵以待,没想到竟有人头送上门来。太平军果断开炮,并派出小船袭击湘军战船。湘军立即退避湘江对岸。但由于水流湍急,战船无法后退,只能令纤夫拖拽。太平军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立即炮击纤夫。小船也迅速贴近湘军,钻进了船上火炮的射击死角。危机之下,湘军纷纷弃船登岸。而提供假情报的长沙团练,见势不妙就撒腿开跑,留下800湘军在风中凌乱。 湘军从广东沿海引入的快蟹船 溃不成军的湘军,最后也只能各显神通。强悍者裸游横渡湘江,弱者就只能弄一扇不知哪来的门板,缓缓飘过。此情此景,让曾国藩不由得大怒。于江岸上立下一面大旗,亲自拔刀高呼过旗者斩!但溃兵们对他的武艺有着充分的信心,纷纷从曾魔王的攻击范围外绕过。 曾国藩此时已经气到怀疑人生,一头栽进湘江自裁。部下们好不容易才把老先生捞上来,不服输的他就再次跳江。奈何部下人多势众,又把他给拖了会来。据知情人士回忆,失败的跳江足有三次。最后,全军收拢溃兵退回长沙。 兵败之际 曾国藩三次上演行为艺术 大发神威西洋炮 另一路湘军还是因为洋炮优势而获胜 在塔齐布与林绍章激烈争夺湘潭城外的工事时,彭玉麟率领的水师部队赶到,当面就碰上了林绍章利用搜刮来的民船组建的新水师。湘军褚汝航部果断发起进攻,载着欧式舰炮的大船,把太平军的临时工炸得魂飞魄散。熟读三国演义的湘军将领,还不忘用火船对太平军发起袭击。陆地上的塔齐布心领神会,习惯性摧毁了林绍章的木城。 到了夜晚,林绍章也祭出火攻大法。太平军试图用火船战术攻击对方,但被湘军用小船挡住。此时彭玉麟的主力也已到达,两军合力用西洋炮疯狂输出,瞬间把湘潭炸得火光冲天。值此危急时刻,湘潭太平军竟然爆发了内讧,新兵老兵开始互相残杀。由于部队不战自溃,林绍章果断撤出了湘潭。然而残兵败将仓皇无措,又遭到湘军的王鑫部伏击。至此林绍章所部万余人几乎全军覆没。 清军依靠火力优势 打赢湘潭之战并守住长沙 靖港方面石祥祯得知南路惨败,无奈的一同速撤走,这场长沙保卫战,就以湘军的大获全胜告终。曾国藩自然也松了口气,扔掉墨迹未干的遗书,着手准备起下一步的反攻。略显荒谬的是,虽然西方舰炮是他光明未来的起点,但曾国藩在余生都对西式武器抱有抵制态度。 更加奇妙深刻的是,他多年后又在牵涉进天津教案,被全国舆论骂为“洋奴”。最终让自己维护了一生的形象也晚节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