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弃令人羡慕的金融工作,成为一名“脑洞”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