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到极致,一定是素与简

摘要:素简如同是一幅水墨丹青,黑白大方,简洁而寓意深远,是诗意,也是人间乐趣。 素,没染色的白绢。 简,可以把字写在上面的竹片。 在古代,这两者都是寻常却必要之物。 素就是素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简就是简单,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生命微若轻尘,活得简单一些、素朴一些,也就会心平气和许多。 心灵素简,才不至于让自己慌乱、浮躁。 长在乡间小道两边的野花,虽然天天被日晒雨打,甚至被路人践踏,但还是那样色彩动人,气味清香,浑身野趣,充满着生气和活力。 美丽的往往都是素简的。 齐白石一生喜欢画白菜,曾经在自己的大白菜画作上题:“先人作过三代农夫,方知得此根有真味。” 孙犁《菜根》:“古人常用嚼菜根,教育后代,以为菜根不只是根本,而且也是一种学问。甜味中略带一种清苦味,其妙无穷。” 素简,事实上也是与菜根滋味类似的东西,纯正质朴之中,泛些儿淡淡的、类似素食主义式的清苦,叫有心人回味那特有的况味。 素简是心里的自然淳朴,不是表象,是内心的亲和,淡淡如幽兰,能散发出本性里的清洁。 素简是坦然的真性情,是精神上的恬淡如菊,用朴实无华来抵制幼稚和肤浅。 素简如同是一幅水墨丹青,黑白大方,简洁而寓意深远,是诗意,也是人间乐趣。 生活越素简,幸福越靠近。 人在本性上,其实是有享受素简的天性的。 人生其实不需要太多的行李,也无需过分装饰。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些简单的东西,例如,阳光、空气、健康和很好的睡眠,这些基本的元素正如恰到好处的盐,能调出生活很好的味道。 能够享受素简的人,才更能体味人生的真谛,更能惬意地享受人生。 穿半新半旧的衣裳,趿一双休闲拖鞋,在陋室读古诗,饮清茗,片刻冥想;有朋友来,坐沙发或者椅子,都随意,天上地下,海阔天空,猛侃神聊。 过素简的生活,是为了专注,为了擦亮敏感度。站在左边,是为了看清楚右边,并与其对话。 人心越素简,离道就越近。 素简源于优雅的自信。 心灵素简的人相信自己“天生丽质”,坦荡磊落地告诉别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从不掩饰自己实际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人按照自己本来的样子行事、作为,这是需要底气、底蕴的。 只有一个充分相信自己,并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的人,才敢于向人坦露自己的的真面目;而一个人倘若连他本人都不欣赏自己,又怎么会以他的真面目示人呢? 素简属于追求自由的人。 不受世俗约束,不顾繁文缛节的束缚,不刻意追求或改变,倘若能经过“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两个阶段,才能最终达到“看山还是山”的境界。 只要人心素简,眼前的一切都会变得单纯而美好。 素简到极致,就是大道。 大道至简,见素抱朴。 由易衍生的八卦,最核心的组成部分,只有黑白两点(代表阴阳),但这两点不断 地组合,却能无穷无尽,包罗万象。 直到当代,无论商业、生活、科学、哲学等,处处可见这两点的原理,甚至连现代的计算机,都是由此原理发明而成。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 追求学问是积累、增益的过程,知识越来越多;而追求道则是相反的过程,需要删繁就简,去掉生命中多余的东西,欲念、妄求等等。 为道日损的过程就是追求素简的过程,直至遗世独立,纤尘不染,谦和而高贵。 素简到极致,就是大美。 宋代的美学原则就是极简,要求绝对单纯,就是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 宋朝人用墨画画,烧单色釉瓷器。 画画敢不用颜色,这就是极简! 中国水墨画,虽然只有一种颜色,但墨色的深浅,浓淡,疏密,枯润,无不充满表现力;泼墨如水,又惜墨如金,收放自如,纵横潇洒,展现出古典的诗意美。 而汉字书法,素简淡朴,只白纸黑字两色,却能飘若浮云,矫若游龙,气象万千;雄浑遒劲,天马行空,行云流水,成为我们独有的一种艺术形式。 越极致,越简单。 文章来源网络与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