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中的远方——我的教育故事

周五,班会课,诗歌诵读展示。 说起诗歌诵读展示,是我的主意。那个星期,我们一起学习了三首现代诗。舒婷的《致橡树》、裴多菲《我愿意是激流》、戴望舒的《雨巷》。每首诗,我都特别关注了诵读,希望能带着孩子们读准字音,读出重音,读出节奏,读出情感。 想法不错,不过实施起来,难度不小。大多数孩子,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诵读经验,加上年纪大了一些,仿佛总觉得那样拿腔拿调地诵读是件“做作”且“矫情”的事情,不是根本就没有人愿意站起来读,就是读得分外“冷静”,而且格外“平淡”。即使我用十二分的努力,也很难品味出他们诵读中的情感。偶尔有一两个情感投入,有一些诵读技巧的同学,稍微提高一些声调,或者拖一下长音,坐着的同学就会忍不住捂着嘴嘻嘻嘻地笑。 这可怎么好?我有些犯愁。每一首诗,都浸润了作者的情感,意境优美,哲理丰富,是最好的“营养品”。《高晓松184天监狱生活实录》中说,“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生活就是适合远方,能走多远走多远;走不远,一分钱没有,那么就读诗,诗就是你坐在这,它就是远方”。 孩子们在成长,他们的生活一定就在远方。当他们走不动、不想走的时候,诗有可能让他们感受到生活的美好,让他们看到远方。作为他们的班主任,作为他们的语文老师,我有责任让他们喜欢上诗。 提前一个月,我布置了诗歌诵读的任务。诵读内容不限,长短不拘,但必须是自己最喜欢的一首。因为有不少同学以前几乎没有关注过现代诗,我给他们特别提供了一个诗人及作品列表,推荐了五十几首诗。特别是汪国真、余光中、席慕容、徐志摩的诗,都比较浅显易懂,琅琅上口,很适合诵读。 我向他们建议,如果有兴趣,可以把其中的每一首诗都读一下,利用百度和相关书籍了解诗歌的创作背景和主要意蕴,然后联系自身的情感经历和兴趣取向,确定自己的诵读作品。 那些日子,每次中自习的时候,总会看到有孩子捧着诗选在读,有汪国真的,有席慕容的,还有一个小家伙在读莎士比亚。我默默地走过去,停在他的身边,“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的台词对白映入我的眼帘。他是个很内向的男孩儿,平时不爱多说话,但是听讲的时候,总是会偷偷地对着我微笑。“喜欢这些诗句吗?”我问。他不说话,笑着点点头。 到了规定的日子,课代表统计了一下报名的同学,一共有14个。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光是这,他们选择的诗,有一小半儿都不是我推荐的。舒婷的《雨别》、余光中的《等你在雨中》、林徽因的《笑》、叶芝的《当你老了》……看着这些文质兼美的诗篇,我仿佛看到了一颗颗被诗歌打动的心灵。 既然是展示,就要把自己最优秀的一面表现出来。周三下午的第三节,趁着同学们都出去课外活动的时候,我把选手召集起来,上了一节诗歌诵读课。 当把我“你们认为诵读诗歌的关键是什么”这个问题抛给他们时,答案可以说“千姿百态”,让人忍俊不禁。 “读诗的关键就是要声音大,要有气势,如果像蚊子哼哼一样,怎么打动人心!”小冰率先发言。我点点头。 “那也不一定。要是你读岳飞的《满江红》,你可以声音大一些,读得激昂一些,可是如果读李清照的《声声慢》,太大的声音,太高的声调就会不合适!”小芳反驳道。 “我觉得读诗关键要有感情。比如说该快的时候快,该慢的时候慢,还要突出重点词语……”小微还没说完,小佳就嚷起来,“那你倒是说说,什么时候该快,什么时候该慢?哪些词是重点?”小微被塞得说不出话来。 “诗歌是最能表达作者情感的文学样式之一。每一首诗,表达的情感不同,诵读的处理也不同。声调可以高亢,可以低沉,语速可以缓慢,可以急促。读诗,不仅是用喉咙读,更是用心灵读。当你用你的心去体味作者的心,用你的情去感受作者的情,你就能找到答案。”我笑着看着孩子们。 那天的诗歌诵读展示会上,所有参与展示的孩子都精心挑选了背景音乐,有一半的孩子还制作了PPT。他们没有什么登台技巧,有的孩子非常紧张,不敢看下面的同学;有的孩子拿话筒的手都在颤抖……但是他们很动情,很认真地诠释着每一首诗。 看着那泛着微红的稚嫩的脸,听着那高亢、低沉、急促、舒缓、浑厚、清脆的声音,我仿佛和孩子们一起,走进了迷人的意境中。那里,鸟语花香;那里,落叶飘飞;那里,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那里,青山绿水相依相偎,那里,就是我们心中最美的远方。 敬请关注: 觉得好看就点个在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