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床或矮桌不重要,木头是黄花梨最要紧

明清家具传世至今,常见式样被分门别类,归纳成各种类型,尤其是明式家具,主要特征明确、制式清晰,被人们所普遍接受,很少混淆不清。 然而,也有一些明式老家具,样式常见不稀奇,尺寸却异于常规,结果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以炕桌样式为例,一般二十、三十几厘米高度的为炕桌,过低可能是脚踏,过高则无先例可循,就像下面这件大家伙。 从外观上看,这是一张标准的有束腰鼓腿彭牙三弯腿炕桌,和旁边清式扶手椅摆在一起,硕大尺寸显然超过了正常水平,远非炕桌器型可驾驭。 根据标注信息,此器长161宽84高53厘米,是一张清代的黄花梨大禅床,对此有人提出异议。 理由之一,如果是坐具,常规的榻床基本都在四十几厘米,53厘米显然过高,还不包括百年间磨去的一截。 理由之二,三拼面心板下只有两条窄薄的穿带,数量和形状都不符合承受人体重量的设计。要是上面坐个胖和尚,屁股下摇摇欲坠,参禅打坐如何能静心? 如果不是禅床,又会是什么东西?还有一种说法,它是清代草原民族使用的矮桌。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实际上,无论禅床还是矮桌,其实并不重要,因为它们都指向个例,不具有普遍性,没有形制上的归属,如何融入主流收藏系列? 归根结底,这是件地道的明式器型,至于为何高大了许多,古人自有古人的道理,重要的是,它是真正的黄花梨。材质顶级,艺、韵也不错,假以时日,随着背后的故事或真相浮出水面,它将成为独一无二的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