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丨东京奥运会推迟:日本三千亿美元经济效应暂落空,阿里最受伤

【独家策划:全球“战”疫】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没有人能独善其身。点击这里,让我们一起,助力世界重启。 划重点: 作者|郭亦非 王晓 出品|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 东京奥运会推迟的靴子终于落地,3月24日晚间,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发布联合声明:同意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办,最晚不超过2021年夏天。 原本,这场筹备近7年的东京奥运会,将在2020年7月24日至8月9日举行。 牵一发动全身,作为当今全球最为重要的体育赛事,奥运会一旦延期,牵扯到的利益相关方复杂至极,包括举办国政府、奥委会、运动员、各个单项国际体育协会等直接参与者,从商业层面考虑,还包括赞助商、转播商、供应商、票务公司等,甚至囊括保险、航空、酒店、旅游等行业。 新华社援引日本多家媒体消息称,东京奥运会推迟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60亿美元,一旦取消,损失则高达410亿美元。 按照东京奥组委2019年底的预算,奥运会主办成本高达123亿美元,这些费用由日本中央政府、东京市政府及东京奥组委共同出资,如果算上城市公共交通、新场馆建设、网络通信等基础设施项目,总支出预计超过270亿美元。 日本政府本来指望举办奥运会提振疲软的经济状况,日本媒体预计,东京奥运会对日本经济拉动作用达到近3000亿美元,但眼下,奥运会的推迟让这一切变得不可预知。 62家赞助商、31亿美元本土赞助收入受影响 作为有史以来赞助金额最高的东京奥运会,2019年6月时,东京奥运会拿到了31亿美元的本土商业赞助收入,签下总计62家赞助商,这也打破了伦敦奥运会的11亿美元的赞助收入。 此外,上述赞助金额并未包括TOP计划中的企业赞助。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TOP计划作为奥运会的最高赞助级别,目前拥有13家赞助商,包括阿里巴巴、可口可乐、Atos、普利司通、Dow、通用电气、英特尔、OMEGA、宝洁、Visa、松下、三星、丰田,赞助金额每年至少1亿美元。 从国际奥委会的收入结构来看,近两成来自顶级赞助商,超过7成收入则依赖媒体转播权售卖。 2011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以14.5亿美元拿到本土转播权,至2020年底,随后在2014年以76.5亿美元续约至2032年,其中东京奥运会要支付14亿美元。此前,NBC宣布,东京奥运会90%的广告时段已经卖出,广告收入已达12.5亿元。 不过,Sportspro报道称,NBC此前已为转播权买了保险,虽然具体保险金额未予透露,但NBC母公司Comcast集团首席执行官Brian Roberts称,这笔保单能保证在奥运会取消的情况下公司不遭受任何损失。奥运会延期后,NBC随即表态称,将支持东京奥运会调整举办方案。 在门票收入方面,此届东京奥运会所有赛事共有780万张门票,东道主负责承销7成左右的本土门票,东京奥组委原本希望门票收入达到8亿美元。截至目前,已累计售出448万张门票。 东京奥运会延期,阿里最受伤 2017年,国际奥委会宣布,阿里巴巴加入全球合作伙伴TOP赞助计划,品类为“云服务”及“电子商务平台服务”,合作期限直至2028年,每年赞助金额不低于1亿美元。阿里也是TOP计划中唯一一家中国企业。 彼时,阿里CEO张勇表示,“这也是我们全球化战略的一部分,同时能够向服务20亿消费者的目标更进一步。” 作为8年赞助周期中首个举办的东京奥运会,阿里上位便遭遇“开门黑”,其奥运营销计划也被迫中止。 2019年底,阿里巴巴就推出天猫东京2020奥运营销计划,希望吸引5亿人参与奥运互动,“目前天猫已和上百家顶级品牌达成2020奥运年的深度营销合作计划”。 在昨天东京奥运会宣布推迟后,阿里官方第一时间声明表示支持。 2020年是个体育大年,核心赛事包括奥运会、欧洲杯。此前受疫情影响,欧洲杯也宣布延迟到2021年举办。对于借力体育赛事进行品牌营销的公司来说,着实落了空,比如国内体育运动品牌安踏、李宁、361度等。 安踏在2019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权益期至2022年底,涵盖东京奥运会及北京冬奥会。在昨天的2019年财报沟通会上,安踏集团总裁郑捷表示,我们本来已经做好了一整套营销方案,推迟对生意本身影响不大,更多的还是品牌角度。 此外,在品牌赞助方面,很多公司与参加奥运会的各个协会运动队、运动员签署了赞助合同,奥运会延期,这些权益如何理清、预算是否追加,可能也是复杂的问题。 与此同时,作为东京奥运会中国奥委会辖区官方票务代理机构及接待服务供应商,凯撒旅游亦受到业务重创。 在转播权方面,央视一如既往地独家拥有东京奥运会在大陆及澳门地区的全媒体及转授权权利,奥运会推迟,也势必打乱了广告招商及版权分销计划。 两保险公司或面临5.5亿美元损失,延期赔偿尚不可知 奥运会延期举行不仅将给日本经济带来巨大损失,同时对保险业也将产生广泛影响。 据再保险新闻(Reinsurance News)报道,瑞士再保险公司透露,若东京奥运会取消,它将面临2.5亿美元的风险敞口。慕尼黑再保险的风险敞口据说也在3亿美元左右。 慕尼黑再保险在3月20日发布的评估新冠病毒影响文章中称,慕再有能力承担这场流行病的经济负担。即便是200年不遇的全球流行病事件,保险索赔规模预计与财险中的中型自然灾害相当。 不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3月23日的国会讲话时明确表示,推迟举办东京奥运会是选项之一,但东京奥运会肯定不会被取消。 尚未知晓赛事延期将会有怎样的赔偿。业界资料显示,如1995年西班牙世界滑雪锦标赛由于降雪不足而推迟一年举行,保险公司就未有任何赔偿。而2001年的高尔夫莱德杯因“9·11”事件推迟一年,保险商支付了2000万美元的赔偿。 按照国际惯例,保险已经是大型国际体育赛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围绕大型体育赛事面临的政治风险、经济风险、自然灾害风险、人身意外伤害风险等,相关保险品种达30多种。 在中国,较为人熟知的赛事保险案例是体操运动员桑兰。1998年,桑兰在美国友好运动会跳马比赛中摔倒,造成颈部损伤、高位截瘫。由于组委会事先有相关投保,桑兰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保险保障。 在奥运会历史上,受抵制、恐怖袭击、自然灾害等多种风险困扰。因此,奥运会通常有两个专业组织为奥组委抵御风险服务:一是奥运会风险与专家控制管理委员会,另一个是提供奥运会专门保险方案的保险经纪公司。 《中国保险》曾报道,慕尼黑再保险专家在一场“奥运保险国际研讨会”上指出,奥运会涉及的主要保险产品有责任保险、赛事取消保险、人身保障保险、机动车辆保险及财产险。其中,“赛事取消风险”是最主要的风险之一,原因主要包括无法提供电视转播信号、天气风险和政治风险。 作为“9·11”恐怖袭击后举办的第一届奥运会,国际奥委会曾为雅典奥运会斥资680万美元购买赛事取消险,保额达1.7亿美元。 曾在北京奥组委工作的赵旭在《中国保险》撰文举例,由于西方国家的抵制,(1982年)莫斯科奥运会的赛事取消保险支付了7000万美元赔款。(1996年)亚特兰大百年奥运公园爆炸案产生了高达1000万美元的索赔。 《棱镜》梳理媒体报道,北京奥运会时,保险保障覆盖整个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活动、人员、财产,包括大约15万奥运相关人员,近8千辆车辆和所有的场馆。保单还覆盖了注册媒体、非注册媒体、海外观众和国内观众,11万名注册志愿者也都享有保险服务。 据《中国保险报》报道,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赛事取消风险并未以保险方式解决。课题组对北京奥运会期间的天气、自然灾害、恐怖袭击等可能导致赛事取消的风险进行整体评估后,认为取消风险极小,北京奥组委考虑自留这部分风险。相关负责人解释由于是商业手段,要考虑风险的概率和投保成本的核算。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08年报道,虽然北京奥组委选择了风险自留,但来自国际奥委会和慕尼黑再保险公司的消息显示,国际奥委会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购买了41.5亿美元保额的赛事取消保险,其中涵盖了北京奥运会、2010年温哥华冬季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夏季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