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网|万物皆可播:罗永浩能否挑战李佳琦薇娅地位?

“疫情下宅经济爆发,直播卖楼,直播买车,直播入口边界也在扩张,一些依赖线下的行业受疫情冲击,纷纷转型直播卖货,线上的需求增加的也非常明显,万物皆可播,人人成主播成为一种趋势。”
腾讯《深网》作者 薛芳 “如果你从来没在直播电商买过东西,那是因为你没看过我们做的。”在微信号里,罗永浩不掩野心,“虽然我不适合卖口红,但相信能在很多商品的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 最近,罗永浩又上热搜了。他通过个人社交账号高调宣布进军电商直播,他自信能成为下一个李佳琦。罗永浩进军直播界其实在半个月前就有端倪,3月4日,他与网友互动时透露过几天将定期直播。 罗永浩在微博上称,“看了招商证券那份著名的调研报告之后,我决定做电商直播了。欢迎各种优质商品的厂商跟我们的商务团队联系”。 而就在罗永浩宣布进入直播领域的前几天,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宣布离职创业,下一步是创业做一家MCN机构,阿里会是投资方之一。赵圆圆是李佳琦等大主播身后的重要的推手。 据36氪此前报道,罗永浩已经确定和抖音直播独家签约,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而快手高价竞争失手。 腾讯《深网》就此事向快手官方求证,快手官方称,“36氪发布的文章《罗永浩与抖音正式签约,快手高价竞争但失手》内容严重不实”。而字节跳动给予腾讯《深网》的回复是不予置评。 3月19日,罗永浩发布微博称宣布进军直播带货,此后先后传出淘宝8000万,抖音6000万签约老罗的消息。然而,据知情人士向36氪透露,实际上此次争夺战的核心是抖音与快手,而非淘宝,罗永浩考虑8000万签约淘宝为不实消息。 罗永浩的抖音账号在3月25日下午被曝光。在抖音搜索罗永浩,可以看到一个认证信息为“交个朋友科技首席推荐官”的罗永浩账号,消息人士称,这个账号就是罗永浩本人的抖音账号。 直播带货正在成为一个新的风口。罗永浩这次公开“再就业”消息一出,不少粉丝在社交媒体上纷纷表示期待。而自带网红体质的罗永浩,能否挑战李佳琦直播一哥地位? 直播带货存万亿商机 据悉,罗永浩团队初期的选品会侧重于数码科技产品,其团队选品会侧重4个方面,具有创新特性的数码科技产品;优秀文创产品;图书;兼具设计感和实用性的家居杂货。此外,中间再穿插一些性价比奇高的日用百货和零食小吃。 罗永浩转型电商直播,是因为当下的直播市场如火如荼。 直播,这个已经在秀场、游戏内存在了十多年的物种,近四年,与电商发生了化学反应,效果惊人。2018年,淘宝直播拉动了1000亿GMV,快手和抖音直播加起来1000亿GMV。 2019年被称为直播电商元年,有烈火烹油之势。11月6号的快手电商购物节,辛巴获得第一,单日直播销售额突破4亿;11月11日,当天李佳琦的直播间有粉丝4315.36万,薇娅的直播间有粉丝3683.5万。 罗永浩称,选择做直播,是看到招商证券一份调研报告。这份名为《新零售研究之直播电商报告–直播电商三国杀》报告认为,2019年电商直播GMV为3000亿元左右,进击的电商直播,剑指万亿体量。 据淘宝公布的数据,据淘宝公布的数据,今年2月新开直播的商家环比增长了719%,每天有3万新的直播商家入驻。 2019年12月初,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了《2019快手直播生态报告》,正式宣告快手直播日活用户突破1亿。 快手直播业务负责人周驰整个春节前后一直在北京总部加班忙春晚项目,后来就回深圳陪家人。疫情的爆发使得周驰和直播团队的很多人整个春节期间都没有休假。 周驰告诉《深网》,“疫情爆发,很多线下的需求开始转向线上,快手也在考虑如何能够利用平台优势,为抗击疫情做出贡献。比如线上学习,云蹦迪等,我们希望在哪怕无法走出家门的情况下尽量多做一些优化满足用户的需求。” 春节后,快手开始大量引入有第三方诉求的机构。教育的比如开封在线直播课堂,体育的如云健身,娱乐的比如蹦迪等等。快手一直希望能满足用户自发的UGC直播外,也能满足大量线下行业所需要的线上连接需求。 周驰告诉《深网》,“快手直播的数据来看,疫情显著利好这几个行业,娱乐(以游戏、KTV为代表)、线上生活(外卖,买菜)、线上教育、线上健身、线上办公等。而快手在娱乐、教育和健身领域有很大的机会。” “快手的直播数据再创新高,在主播数,观众数,互动量等方面都超过了历史高点。但对快手来说,也有挑战,疫情产生了大量没接触过的直播新用户,快手是否能留住这批人,这是在运营中重点解决的问题。”周驰阐述。 直播的火热带来的最直接的效应是:招聘行业倒春寒的当下,直播行业人才需求大增,并且高薪求人。 3月18日,智联招聘发布《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直播相关兼职岗位的数量同比增长166.09%,是全职岗位增速的2倍有余。薪酬方面,今年春节后一个月内,直播相关岗位的平均招聘薪酬为9845元/月,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较去年同期小幅上涨1.63%。 万物皆可播 2019年直播电商的火爆,淘宝第一主播薇娅被更多的人认识,淘内粉丝从2019年的岁末到2020年的3月份,增长了五百万粉丝。 薇娅是MCN机构谦寻旗下的主播,谦寻旗下签约了四十多个主播。奥利是谦寻(杭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CEO,他整个春节期间在合肥,一月底回的杭州。谦寻文化是在2月17号复工的,第一天公司有30多个同事复工了,这些同事基本都是杭州本地人。 奥利告诉《深网》:“一周后谦寻的员工有70%复工了,在这之前招商部的同事已经了解商家的情况,哪些商家已经复工,哪些半复工。我们开始组织零食节,生活节,美丽节等活动。” 谦寻在2月17日已经步入正轨。在奥利看来,薇娅今年直播的频次跟往年没有太大差别,但在时长上,春节后刚的头几场直播的开播时间比较短,因为疫情的缘故,工作人员没法上班,她就在家里直播。 在奥利看来,今年对谦寻来说,是比较特殊的一年。谦寻旗下的主播在疫情期间做了很多公益的事情。这次疫情中谦寻旗下的主播仅薇娅,就累计向疫情捐赠物资价值超300万,现金100万元。 奥利表示:疫情的缘故,很多商家和物流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因此,在选择直播商品的时候,一要库存充足,二要兼顾他们的物流问题。 奥利告诉《深网》:“整个疫情期间,薇娅的直播间食品和零食都销售的特别好,一些清洁用品如洗手液,消毒系列的产品也卖的特别好。大家电和电子产品有比较明显的增长,跟去年同期相比,有百分之一千的增长。” 据奥利透露,疫情期间,直播间的品类不那么丰富,还有一些地区发不了了货,比如湖北地区,还有一些偏远地区,在品类的种类上,遇到了一些阻碍。 即便如此,谦寻旗下的主播每个主播的销售额有10%-20%的增长。 奥利认为,疫情下宅经济爆发,直播卖楼,直播买车,直播入口边界也在扩张,一些依赖线下的行业受疫情冲击,纷纷转型直播卖货,线上的需求增加的也非常明显,万物皆可播,人人成主播成为一种趋势。 事实亦是如此。2月24日上午,海信一改线下订货会的传统,首次以线上直播的方式举行了一场以“同相守信必赢”为主题的2020家电订货会,吸引店家在线抢单。当天成交额近10亿元。 4天后晚七点,“海信空调第一届粉丝直播节暨总裁直卖惠”开启,海信空调公司三位总裁级别的人物——别清峰、王宏伟和段宗好轮番上阵,在直播间开始卖空调。初步统计数据显示,本次直播活动销售空调12000余套。 2月29日,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定刚变为 “主播”,直播间派发5000万红包和多重“总裁直播专属”购机福利,引发在线抢购长虹电视热潮。初步数据统计,本次直播销售电视45000余台,销售额过1亿元。 不仅仅是传统家电产业转为线上直播,服装品牌和家装品牌也开启了线上直播。 3月14日晚18:00,服装品牌美特斯邦威联合快手网红,华少的助阵下,为快手老铁们带来了一场比手速的直播活动。据统计,本次直播共吸引了1148万人次观看,下单超过67万次,总销售额4588万元。 而约一个月前,2月22日,尚品宅配联手设计师阿爽开启直播团购活动,5个小时内超过770万人在线观看、9223户有设计意向、成交定金13919笔,预计这场活动给尚品宅配带来的最终销售额达到4亿元以上。 疫情下的宅经济,无论是淘宝第一主播薇娅,还是传统的线下品牌,他们在这个春天,都在直播领域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增量。 直播新场景在进一步拓展 “疫情下,宅经济给直播电商带来了新的用户,这波用户是有可能转化成直播的深度用户的。因此,整体来看,直播电商在今年春节后得到了一次巨大的增长机会,是催化剂,整个行业的盘子在变大。”奥利告诉《深网》。 直播电商的兴起,究其根本,是因为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后,电商平台对流量的焦虑和渴望,而短视频平台做直播电商则需是用户利益的现实需求。 2016 年 3 月,淘宝直播试运营。淘宝官方通过定向邀约、流量奖励等方式获取了少部分商家试运营。2016年9月,京东进入直播领域,随后,蘑菇街、唯品会、聚美优品、网易考拉、苏宁易购也都加入了直播大军。 快手诞生于2011年,最初是一款用来制作、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应用。2012年11月,快手开始转型为短视频社区。经过几年的发展,2016年,快手迎来爆发式增长。2016年12月,快手就开始试水直播。 “网红带货”能帮助电商平台以较低成本实现拉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网红带货”对短视频平台来讲,是社交电商,增加了用户粘性。电商平台也好,短视频平台也罢,经过四年的发展,直播电商呈现出爆发力。 数据显示,过去一个月,超过50%的天猫商家直播卖货,线下门店直播更是迎来爆发增长,启动门店直播的商家多了5倍,做直播的导购多了10倍,并以每周翻倍的速度持续壮大。 一位美妆品牌的负责人告诉《深网》,“直播几乎给我们带来了疫情期间所有的营业额,我这次真正体会到新零售线上线下结合的作用,让一个门店的导购可以面对全国的消费者。” “企业要顺应‘线上化’这个趋势,则可以利用科技的一些手段来改变商业模式。”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接受《深网》采访时表示。此外,政府部门也通过直播形式进行招商、推广农产品等,直播新场景正在进一步拓宽。 疫情下有不少企业在线上重塑商业模式,但当下如火如荼的直播会是下一个大风口吗? 一个网红快销品的负责人告诉《深网》:“从直播电商兴起后他们就很关注这块,现在淘宝的当红主播他们都合作过,但这种合作对商家来说,因为价格很低,商家是不赚钱的,但可以帮助商家打榜。” “淘宝的主播中头部主播的带货量可以占到整个平台的30%,但这种生态对淘宝直播而言肯定不那么健康,因此,淘宝直播当下也在鼓励店家培养自己的主播,只有店家的主播们发展起来,整个平台的生态才算的上健康。” 赵圆圆离职的动力是作为淘宝直播平台的负责人,有很多想法只能憋着。创业后,他想把他所有想法实践一遍。在他看来,这些想法可以拓宽整个直播的基本面,让它真正变成一个大风口,而不是昙花一现。 “我希望在直播电商这个圈子里做更多拓展性的事情,我想出一个点子、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一个新营销玩法,大家拿去用,没关系。如果能让整个直播的商业价值提高,人人都受益,我就想干这个事。”赵圆圆接受《燃财经》采访时表示。 由此可见,直播当下是一个风口,但距离大风口还有些距离。 罗永浩会成为带货一哥吗? 当下的罗永浩已经进入了直播电商领域,踏上了“卖艺还债”的那条路。但“网红”不是凭空养成的,快手平台的散打哥、淘宝的李佳琦和薇娅,都是一点一点长起来的。 李佳琦是最早加入淘宝直播的那拨人,之前,他是南昌欧莱雅专柜的一个销售员。一个男生直播卖口红这种反差萌没给李佳琦带来多少粉丝,反倒是受到了很多嘲讽,他需要一遍遍的解释。李佳琦的直播开了很久没有起色,他想离开。 老板劝他坚持三天,当时的淘宝火的都是女性主播,淘宝为了丰富生态,给了男性主播一个三天的流量推荐,李佳琦是得到这个流量推荐的男性主播之一。第一场,观看人数从2000到了20000,第二天从20000涨到50000…… 这种火箭般的上升不仅仅是李佳琦感觉到了。淘宝第一主播薇娅也感觉到了,她和李佳琦一样,都属于淘宝第一批主播,那时候薇娅和老公正在天猫创业,亏了不少钱。 流量贵,薇娅很珍惜淘宝直播的免费流量。她卖各种各样的东西,椅子,杯子,蛋糕……刚开始招商也很难,慢慢的就做起来,引导销售数据从一千万,到三千万,到2017年“双十一”的时候,薇娅引导成交了七千万。 “不管100万粉丝也好,1000万粉丝也好,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大家选好货,做到公平公正,给大家提供服务,抱着一个服务者的心态,告诉你这个好用,可以试一下,” 薇娅在接受《深网》采访时如此说。 谦寻的招商团队有专人负责选品,有美妆、生活、零食三大品类。从前期筛选合格到商家寄样品测试,这一轮通常会淘汰50%的产品,接下来就是薇娅亲选,她每天下直播之后,至少要用五小时来选第二天的货。 与薇娅稳扎稳打不同,李佳琦是突然爆红的。李佳琦虽是淘宝的主播,却成名于抖音。通过薇娅和李佳琦的成名可以看出,在他们成名前,他们都在行业里蛰伏了很久。他们和他们的粉丝通过一次次买买买建立了信任关系。 而罗永浩在这些年的商业生涯中,罗永浩和他的粉丝之间也不缺少信任。 罗永浩出生在吉林延边,他是县长的公子,锦衣驽马的折腾点事也不是没有可能。但罗永浩选择的却是另外一条路,他想成为作家,因此初中就辍学了,他坚信,不读书也能成为一名好作家。 罗永浩后来就去闯社会了,他搬过砖、摆过地摊、开过二手书店。28岁之前,他用自己人生的经历诠释了底层生活的样板——各种穷困潦倒。 2000年,罗永浩第一次来到北京求职,花400块租了一个农民的回迁楼,开始苦练英语准备新东方的面试。此后,他成为新东方的老师,年薪百万,后来创办牛博网,再后来创办了英语培训学校。 此后,罗永浩创业手机。锤子的第一款手机发布时,发布会万博体育安卓下载时罗永浩说,“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发布会万博体育安卓下载后,旁观了整个发布会的两个保安在聊天,他们都觉得,台上演讲的这个人不去搞邪教,去搞手机真是社会的万幸。 锤子科技的每一次新品发布,都会有黄牛倒票,每一场发布会的收入都超过百万, 罗永浩都会稳稳的成为科技类媒体的头条。这些都说明罗永浩口才是好的,他也有着很庞大的粉丝团。 有人士评论指出,锤子手机遭遇挫折后、罗永浩相继在社交和电子烟领域也摔了跟头,他走了一圈才发现,自己才是最大的变现利器。 更有评论直言罗永浩这次入局电商直播,可能是“相声跟商业最完美的结合方式。”至于罗永浩未来是否能比肩李佳琦,这依然有待于时间去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