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伙自驾穿越欧亚,“遭遇”俄式隔离

近日,一位环欧亚大陆自驾游的中国公民在俄罗斯普斯科夫州因疫情防控被隔离。期间,俄罗斯医护与工作人员对他的悉心照料,让他感动。据了解,这一路上这位同胞感受到了来自俄罗斯人民的善良和友爱。 一路感受美景,自驾旅程“浪漫潇洒”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杨勇,今年26岁,是一名来自重庆的自驾游爱好者。据获悉,他于2020年1月6日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口岸驶入俄罗斯,开始了他长达三个月之久的跨欧亚大陆的自驾游之旅。 杨勇所驾驶的爱车在驶离中国边境前的留影。 这一路上杨勇跨越西伯利亚,浏览了俄罗斯的自然人文风光,自由地与爱车探索着俄罗斯的奇妙景色。杨勇的自驾游生活潇洒而浪漫,走累了他便在贝加尔湖厚厚的冰面上捧起一坨雪融化做汤,给自己涮涮锅子吃。 杨勇在贝加尔湖上“下厨”,吃火锅。 杨勇在俄罗斯一路游历闯荡半个月后,来到了在圣彼得堡居住的微信网友——刘开宇家。 据了解,刘开宇在俄罗斯地区自驾游的圈子里较有名气。他家里经常会有从中国国内来的自驾车友做客。他家就像是坐落于俄罗斯西北部的驿站一样,供来自国内的车友休憩,不少车友都来过他家吃俄式炖牛肉和牛肉饼。 “一回生二回熟”,杨勇与刘开宇两人便留下了电话号码,成为好朋友! 刘开宇送别杨勇时,合影留念。 与新朋友小聚后,杨勇又踏上了自家旅游之路,于1月28日从圣彼得堡西部的口岸驶离,开往芬兰。 回家道路“一波三折”,心头却也暖了 据向杨勇了解,他在西伯利亚行驶的途中得知中国国内暴发了疫情,他本以为到了欧洲就没事了,怎想欧洲国家情况比国内更加严峻。 等杨勇走完了20多个国家,于3月16日打算经俄罗斯回国时,第一道“坎”来了。 随着疫情在欧洲出现蔓延之势,俄政府3月16日宣布,3月18日至5月1日限制外国人入境俄罗斯。该禁令不适用于运输过境货物的司机、外交官及有俄罗斯长期居留权的外国人士。 3月16日当天公布的政策,恰巧杨勇就要经过口岸进入俄罗斯。据杨勇回忆,“当天经边境值守的工作人员几个小时的商讨,最终给予我放行。因我从欧洲回来,但当时并没有对我采取隔离措施。” 他说,“我于16日夜里入关,3月18零时该口岸便关闭了。我也特别感谢俄罗斯边境口岸的工作人员们,要不是他们我可能还在欧洲疫情重灾区‘流浪’。”这也是杨勇回俄后感受到来自俄罗斯人民的第一股暖意。 因杨勇在欧洲旅游期间疫情正在快速蔓延,他为确保自身安全,选择不住酒店、不去餐厅、不接触任何当地人,这也让他万分疲惫。“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天没洗过澡了。”杨勇说,本想在俄罗斯好好休息放慢一下脚步,没想到第二道“坎”也到来了。 据杨勇回忆,他于3月18日行驶至莫斯科附近的大卢基市。当时,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并很友好地查询了他的相关入境证件。在得知杨勇最近有欧洲旅行史后便叫来了医护车,决定将其送往普斯科夫州Oстров镇的豌豆湖(Гороховая озеро)疗养院进行14天的隔离。 杨勇与送他去疗养院“全副武装”的司机合影。 杨勇说,“当时交警询问我时,我也给在俄的朋友刘开宇打了电话。经刘开宇与交警的一番沟通,也明白了送我去疗养院进行隔离的事情。根据俄方规定,我也将全力配合。” 杨勇说,“在俄罗斯的交警对我都很友好。有时超速了,给予警告就放行了。” 他说,来接他去疗养院隔离的工作人员们对待他还是十分友好的。这也使得他没有了太多紧张感。 异乡隔离“舒适安逸”,“让我安心” 抵达疗养院后,医护人员立即为杨勇抽血,采集口鼻腔黏液送去做检测。杨勇第一次测体温时是36.1度,体温正常。 “18日晚11点入住疗养院进行隔离观察。当晚疗养院厨师特地为我准备了宵夜,吃了饭,卸去了疲惫。”杨勇说,“终于可以脱衣服睡个好觉了”。 杨勇在疗养院的第一餐:红菜汤,黑面包与一杯茶。 隔离期间,俄方为杨勇提供了全部免费的医疗服务,而且疗养院中有WIFI,可以自由通过网络与外界联系。 杨勇一人住在疗养院的一套四人间内,他在隔离期间的生活用朋友刘开宇的话讲“一日三餐还加下午茶,能免费洗澡上网,生活挺惬意”。据向杨勇了解,每天疗养院供应的菜品都不一样,下午还会外加一杯牛奶和甜食,营养搭配都不错。 杨勇午饭时的自拍留影。 晚餐配有俄式炸鱼和蔬菜沙拉。 他说,“这几天下来除了一个人住着孤单点,别的都没什么。”杨勇所住的疗养院有两层大约50多个房间,刚进疗养院时他听到隔壁有人居住的声音,但他没好意思去打扰别人。过了两天隔壁好像离开了,他开玩笑道,“仿佛整栋楼都在照顾他一个中国人”。 杨勇在疗养院所住的四人间。 除了提供营养均衡的饮食外,疗养院还贴心地为杨勇准备了剃须刀、牙刷、浴巾、消毒湿巾等全新的生活用品,每天都有清洁人员来打扫房间,一天两次进行通风消毒。就连杨勇自己的随身衣物也会有人定时收走帮他洗好送回来。他自己同时尽量做到保持房内干净整齐,不给工作人员多添负担。 杨勇表示,“疗养院的工作人员们没有对我持有恐惧或歧视的态度,所有人待我都十分热情友善。”这些可爱的医护人员们偶尔还会开开玩笑,夸杨勇长得像小姑娘一样漂亮。 目前,杨勇未出现任何不适的症状。杨勇说,“我这次的跨欧亚大陆自驾旅程可谓奇妙坎坷却也幸运美好。一路上遇到的俄罗斯人对我都很友好。他们面对疫情依法办事但更通人情。” 他说,同在欧洲,俄罗斯的疫情却并不严重。这与俄罗斯的严格防疫制度分不开。俄罗斯能够把疫情控制住让我感觉到很安全。” 据了解,杨勇如今经过几日休整后,心情也更加舒畅。他表示,待14天隔离万博体育安卓下载,便可以回大卢基市提车,接着一路向东,向祖国和家的方向驶进。 (特别鸣谢提供新闻线索的旅俄华人刘开宇先生,图片均由杨勇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