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李卫私自打了曾静,弘历为何睁只眼闭只眼?

领导是否处理一个人,不完全在于这个人做过什么,而在于处置过后的利弊得失。员工犯小错,略施惩戒即可。《雍正王朝》中,李卫私自跑到刑部大牢,违反纪律,殴打曾静,弘历看到后处理刑部官员却放过李卫,同样是出于利弊权衡。 李卫打曾静的行为,虽不合规,但在道义上没毛病 剧中,曾静是个小知识分子,因多次考试不中而心有怨言,于是,他到处煽风点火,抹黑雍正,传播道听途说的“假消息”,甚至策动岳钟琪造反。后来,这事闹大了,但大清上下居然没人肯接手这个案子。这下雍正就伤心了,到处找人吐苦水,先找弘昼,弘昼不敢碰;又找李卫,李卫出马,替雍正出了一口气。 也就是说,李卫的行为,得到过雍正的“暗示”。按照常理,弘历他爸被人喷,最应该站出来出头的是弘历。你自己作壁上观,人家充当你爸的打手,你总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卸磨杀驴吧。何况,如果处置了李卫,容易引起其局外人的猜疑。外人心里就会嘀咕,李卫打曾静有错,是不是曾静没罪,难道曾静说的是真的。 曾静的所作所为,按照《大清律例》判处,最少也是弃市街头,他被打完全是咎由自取。他说雍正篡位弑君,言下之意就是雍正的合法性有问题,这也就间接动摇了弘历继位的合法性;他把雍正抹得越黑,弘历也跟着越没面子。所以,弘历对曾静也会不满,只是出于其他目的而没有出面,李卫打曾静,也算帮弘历出气。 自家的“狗儿”,何必太计较 李卫原本只是扬州街头的叫花子,得蒙雍正栽培,才一步步成为封疆大吏。从关系上来说,雍正是李卫的主,弘历也是李卫的少主人。 长久以来,李卫都对雍正忠心耿耿,即使偶有小毛病,雍正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这次打了曾静,雍正心里不晓得多开心呢。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雍正都没对李卫发话,弘历自然不好多说。 当时,弘时已经被清理,弘历离皇位越来越近,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安全接班。因此,弘历要处处顺着雍正的意思。李卫是雍正的臂膀,处置他就是断了雍正的臂膀,雍正必然不高兴。何况,李卫在弘历家里打工多年,功劳、苦劳都有,这么处置了,岂不让其他员工寒心。对比已经处置的几位刑部官员,弘历不处置李卫,反而可以提醒摇摆不定的员工,只要你们跟我混,就不会有事;只要你们忠心事主,我不会拿你们怎么样,否则,那几位刑部堂官就是“榜样”。 李卫头脑灵光,办事能力又强,而且正值壮年,将来可以直接成为弘历的嫡系部队啊。他管着两江,手里握着大清的钱袋子,弘历不仅不会处置他,反而会拉拢。 两人之间有“勾兑”,早就结成利益联盟 不管职场还是官场,一旦结成联盟,就会共进退,否则,对大家都不好。 胤禩逼宫之前,雍正就将弘历派往江南,一是为了保护他,二是为了让他和李卫建立密切关系,将来有可用之人。这么明显的安排,弘历自然心领神会,到了江南,肯定少不了和李卫“暗通款曲”。李卫看到弘历的到来,不管是私人关系还是公务,接待方面必然也要下一点功夫。因此,两人的关系自然比较铁,不说歃血为盟,最少也能心照不宣。盟友犯点小错,大家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弘时刺杀弘历时,是李卫带着人保护,弘历才能安全回京;雍正在处置弘时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时,又是李卫站出来,给了弘时一道“催命符”。李卫做的这些,为弘历的夺嫡铺平了道路。弘历是最大赢家,奖励李卫还差不多,怎么会处置李卫呢? 秋媚说:李卫是雍正的“狗儿”,处决权在雍正手里,弘历只能看雍正的脸色行事。处置李卫,弘历既得罪雍正,自己也少了一个帮手。因此,在是否处置李卫的问题上,弘历“打马虎眼”才是最优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