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这下把硅谷都得罪了!移民禁令或将引发人才回国大潮

美国的科技公司尤其依靠H-1B签证从世界各地引进高技术人才,帮助他们在日益全球化的市场中保持硅谷的竞争优势,因此这条禁令更是遭到了大量科技大佬们的一致反对。可以说,靠着工作签证留美的外籍高技术人员撑起了硅谷的大半片天,那些在科技界闪闪发光的名字,也或多或少留着移民的烙印。
留美这条路,未来真的会好吗? (作者:Otter, 责编:梓, 首图:Photographer: Jessica Kou/Bloomberg) 本文为「海派第一线」系列第14期,腾讯新闻TOP计划|海派第一线聚焦全球海外科技及互联网行业的一线动态。本文为硅兔赛跑和腾讯科技联合出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正文内容: Databricks是时下硅谷非常火的一家企业服务公司,2013年成立,如今估值达到62亿美金。这家雇佣了1400名员工的科技公司,四名创始人均是移民。 创始人之一Reynold Xin在接受采访时说,移民到美国是希望与“全球最顶尖的人才一同工作。” 然而,如果将这个故事放到今天,那Databricks大概率上不会存在,因为这四名移民创始人很可能根本无法入境,创立一家新兴科技公司,更无从谈起。这个要从近期的美国签证政策变化说起。 美国当地时间6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限制H-1B、H-2B、J、L等非移民签证的持有者入境美国。 其禁止的四类签证,H-1B服务在美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士;L-1,针对跨国公司内经理级高管以及具有专业知识的雇员在公司机构内的调派;J-1,涉及在美实习、受训、教师、夏令营顾问、换工住宿、暑期旅游项目等情况;H-2B则发放给非农行业临时工。 禁止入境的法令针对:在本公告生效之日在美国境外;在行政令生效时没有获得上述有效签证的;以及除了签证外没有其他官方旅行文件的外国人。 这项禁令自签发当日生效,有效期至2020年12月31日,并可在必要时继续执行。 据悉,此禁令同样适用于在境外的绿卡申请者,据外媒提供的估计数据显示,此政策将会造成约52.5万人将无法进入美国,其中包括自4月以来被禁止进入美国的17万绿卡持有者。 此令一出,来自硅谷的批评、反对的愤怒声音迅速登上各大媒体头条。 《财富》:谁将被特朗普外国移民工作签证禁令严重打击? 《财富》在文章中明确指出:H-1B工作签证签发的暂停,对科技公司的影响将是最大的,硅谷的各大科技公司聘雇外籍高科技工程师所使用的主要签证就是H-1B ,受雇者的国籍主要为印度、中国。 数据来源:财富 根据美国移民信息网站 MyVisaJobs 对2019财年H-1B签证持有者的统计数据,软件工程师、软件开发者等职位高居榜首,其中“计算机相关”职业占H-1B签证申请数量的65%。 在申请H-1B签证最多的10家企业当中,有7家都是全球领跑的科技公司,包括亚马逊、微软、脸书、谷歌、苹果、IBM等。其中,亚马逊申请了7500份,谷歌和苹果分别申请了6500和3500份。 硅谷的公司每年都通过H-1B签证引进数千名高科技专才,而针对签证的最新政策,将对美国科技业的留才计划造成巨大影响。 科技大佬纷纷谴责:我们也曾是H-1B持有者 签署行政令的最根本原因,在于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政府认为,移民应该对此负责。 行政令中显示:在通常情况下,适当的外籍员工计划可以为经济带来好处。但是,在因新冠疫情爆发而导致经济紧缩的特殊情况下,某些非移民签证就对美国人的就业构成了不寻常的威胁。 根据调查,美国5月份失业率由4月的14.7%跳升至19.8%,创1948年政府有纪录以来最高水准。其中16 - 19岁的年轻人失业率为29.9%,20-24岁的年轻人失业率为23.2%。 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签证禁令将为美国人释放超过50万个工作岗位。在禁令出台之后,一些商业团体和移民权利倡导者都疾呼反对,认为“这些限制只会遏制美国经济复苏。” 他们指责美国政府以公共卫生危机为借口,制造不必要的移民限制。 美国的科技公司尤其依靠H-1B签证从世界各地引进高技术人才,帮助他们在日益全球化的市场中保持硅谷的竞争优势。 因此这条禁令更是遭到了大量科技大佬们的一致反对。 可以说靠着工作签证留美的外籍高技术人员撑起了硅谷的大半片天,那些在科技界闪闪发光的名字,也或多或少留着移民的烙印。 根据邦德资本公司(Bond Capital)最新的“互联网趋势”报告统计,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中,有7家是科技公司,美国市值排名前列的科技公司中60%是由第一代或第二代美国人创立的。 美国由一代或二代移民建立的科技公司数据来源:Recode 例如,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 Inc.,市值万亿美元,是由俄罗斯第一代移民Sergey Brin创立的。Nvidia公司的创始人黄仁勋是美籍华人,父母来自台湾,而他是第二代移民。 谷歌现任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来自印度,早年也是依靠工作签证在美立足。 他在政令颁布之后立刻发推,表示“移民对美国的经济成功做出了巨大贡献,帮助美国成为全球科技引领者,也使得谷歌成为今天的谷歌。我对白宫暂停 H-1B 签证的公告感到失望。我们将继续与移民站在一起,为所有人提供更多机会。”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也在一条推文中说,他“对这一宣布深感失望”,并说:“像苹果这样的公司一样,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我们一直在这样的多样性中找到力量,并且在美国梦的承诺中找到希望。没有多样性和希望,就没有真正的繁荣。” YouTube的CEO Wojcicki也在Twitter上表示,移民是美国故事的中心,也是她自己家庭故事的中心。她表示,YouTube将和Google一起”和移民们站在一起,并努力为所有人扩大机会。” 埃隆 马斯克也在Twitter上表示反对这项政策,他说,“这些高科技人才们完全是工作的创造者。”“签证改革是有道理的,但是这个范围也太广了。” Microsoft总裁Brad Smith说道:“现在不是把我们的国家和世界上的人才隔绝的时候,也不是制造不确定性和焦虑的时候。 移民者们在公司里和我们国家关键的基础建设上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在我们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为这个国家做出了贡献。” Coursera的创始人,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兼职教授,Google Brain深度学习项目的创始人以及前百度人工智能业务负责人吴恩达曾经也是H1B签证的持有者。 他发表推特表示“暂停H-1B签证计划对美国、对创新都是负面的,将把人们的梦想和生活打的七零八落。作为曾经的H-1B签证持有者,我跟所有受到影响的家庭站在一起。” 科技初创企业Skyflow CEO Anshu Sharma指出,“禁止所有H1B签证持有者入境意味着像我这样的CEO们必须在加拿大这样允许移民的国家开设办公室,雇佣更多的人。这项签证禁令在道德上是错误的,在经济上也是愚蠢的。” 谷歌发言人佐斯(Jose Castaneda)在一份声明中称:“美国的持续成功取决于公司能否从世界各地获得最优秀的人才,特别是现在,我们需要这些人才来帮助美国的经济复苏。”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讲道:“总统利用了Covid-19疫情来作为限制移民的理由。但实际上,这个将高科技人才拒之门外的做法会让我们国家的经济复苏变得更困难。工作签证的持有者们,不论在Facebook还是其他机构中,都在推动创新上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这是我们应该鼓励的,而不是禁止的。”亚马逊提供给《商业内幕》的声明则写道,反对政府目光短浅的政策,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欢迎全球人才来到美国。 留美不再是最佳选择 虽然移民法改革,美国总统一个人说了不算数。即使他给出新的议案,也得在两院通过才算数。 但此举已经让越来越多本身打算留美发展的应届毕业生或者科技从业人员动摇了自己的决心。 因为H1B签证是申请美国永久居留移民的最好跳板,但现在实际情况是这个国家已经不再欢迎外来者,留美之路变得迷雾重重。甚至美国各大高校也表示,这将阻碍海外顶尖学生到美国求学。 有的人实习、找工作受阻。 就读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小赵(化名)本来拿到了Google暑期实习的offer,由于疫情的原因,实习全部变成远程,而且根据目前的形势,实习转正的机会也大不如前。政令一出,公司和个人都在观望,纠结的他选择暂时不回国,耐心等待自己OPT申请的结果。最近媒体报道美国移民局又因为缺钱而面临停工,很多政府职员面临停薪休假,甚至政府可能会取消或者缩短留学生毕业之后用来找工作的专业实习许可(OPT)。重重不确定下,他也不知道要等待多久才能审批通过。 而暂时拿到H-1B,甚至进入绿卡排期的移民,对未来也充满了怀疑。 今年刚加入硅谷大厂,按部就班申请H1B工作签证,最后也顺利中签的小李(化名),看似工作稳定身份也稳定,但因为还没拿到白纸黑字的签证批准信,加上移民局的停摆和不断变化的政策,他的心里还是不踏实。 6月22号政令出台后,小李第一时间联系了自己的律师,希望知道政令是否会对签证的最终批准产生影响。但律师也给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这让他焦急也无可奈何,他说:“虽然没影响,但真的暂停签证的签发也没有办法,只能等着了。” 而对于那些需要2-3年才能幸运抽中工作签证资格的人来说,每一年6-8月都是等待命运裁决的难熬时光,而这些人在硅谷也不算少见,工作签证抽签的机制仿佛告示着人们成功除了努力,运气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一些科技公司对于表现出众的员工,也会选择H-1B和绿卡同时进行申请的方式,来留住自己看重的高科技人才。 在硅谷做到Senior Tech Leader的小田(化名)其实已经进入绿卡排期,虽然拖了3年时间,今年终于抽中工作签并申上绿卡,但因为暂时没有拿到正式通过通知,在目前政策不断变化且对移民不利的情况下,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只能早做打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留美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其实也在考虑回国的可能”。 事实就是,不论科技公司口号喊得多响,多少科技大佬发推谴责,都无法改变目前总统行政令禁止H-1B、H-2B、J、L签证持有者入境的事实。 在禁令生效的这半年内,可以预料,每个受到影响的个体和家庭的生活都将发生巨大变化。对于特朗普来说,也许移民的困境离他十万八千里,在总统选举面前,移民的境遇不值一提。 但也许,当放到更长的时间维度去看时,这只蝴蝶煽动的翅膀,终将酿成一场袭卷全球科技创新领域的飓风。 2020年突入而来的疫情也让我们思考原来并不会考虑的问题,也突然改变了很多人的想法。一些本来打算回国探亲的人士没办法回家,与家人相隔两地;在国内的留学生没办法回美上学;现在,更多人的美国梦被一刀斩断。 在大灾大难面前,内心最深处的归属感被唤醒,今年一毕业就迫不及待想回国的留学生比往年多得多,如今又出台了这样的政策,甚至连同那些早已毕业,工作好几年的老留学生也该不禁思考:留美这条路,未来真的会好吗? 各行各业受影响引发美国民众不满情绪 禁止具备独特技能或者从事大多数美国人无法胜任或者不愿从事工作的外国人,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失业的形势,只会阻碍经济的增长。 即便是暂时禁止高技能工人来到美国,也有可能错过未来的创新,以及随之而来创造更多工作岗位的可能。 根据USCIS定义,H-1B签证类别涵盖“从事特殊专业性工作、以及美国国防部管理的合作研究与开发项目”。 覆盖行业包括:电脑程序师、工程师、律师、会计师、建筑师、管理顾问、财务分析师、市场调查分析师、教师、教授等。 H-1B 签证的属性决定H-1B签证持有人是具备多样性和专业技能的,而美国一部分企业也受益于专业技能人员,他们为美国创造了工作岗位,并助力了经济增长。即便是暂时禁止高技能工人来到美国,也有可能错过未来的创新可能。 TechNet总裁Linda Moore表示,“展望未来,科技将是重建我们经济的关键。如今的行政命令只会阻碍企业就如何最好地部署现有劳动力和雇佣新员工做出决策。这将减缓创新,破坏科技行业在帮助我们从前所未有的灾难中恢复所做的工作。” 医疗健康初创公司Elektra Labs CEO Andy Coravos表示,“通过限制美国公司的人才库,美国政府正在阻碍我们建立强大、有防御能力的组织。美国政府暂停持有工作签证的外国人入境的行政命令不仅基于恐惧,而且会在我们社会中延续恐惧,这不符合我们社会的最佳利益。”除了科技大佬们,美国银行家和金融顾问也对政府此举表示哀叹。 高盛前合伙人,软银投资顾问公司执行合伙人迈克尔·罗南(Michael Ronen)在LinkedIn上写道,此举使美国梦岌岌可危。“移民是美国经济和社会的重要贡献者,他们的辛勤工作精神对于重建美国经济并帮助使数百万人恢复工作至关重要。” Urban.us投资基金联合创始人Stonly Baptiste表示,这个决定也让投资者对美国科技的国际竞争力持有疑虑,表示“美国政府无论是否意识到这一点,这项政策都对美国的科技创新造成了重大障碍。我们投资组合公司内最具创新力和影响力的许多员工都是H-1B持有者。” 加州大学黑斯廷斯分校法学教授Veena Dubal更是批判表示,政府的移民方式带有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这是必须要跨越的鸿沟,是不合逻辑的。 毫无疑问,大范围的签证禁令,将阻止来自全球科技人才(包括中国的科技人才)在美国发展。美国的政策研究员马特 希恩分析道:“他们都是中国最聪明的人才,他们选择为美国的实验室工作、在美教书、成立美国公司,如果美国不再欢迎这些顶尖人员,他们的祖国会张开双臂欢迎他们。” 在中国出生,已经获得美国永久居住权,并且在硅谷创立了一家机器人公司的Peter Chen表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肯定会影响到公司在人才方面的招聘。” 回到文章开头,如果像Databricks、谷歌这样公司的创始人,连美国的大门都进不来,失去全球顶尖人才和创新点子的美国科技创新,还能维持它的原汁原味吗? 腾讯新闻TOP计划|海派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