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95后小伙救溺水小孩身亡,急寻目击者

6月28日傍晚,深圳市深汕合作区鲘门镇百安海滩,翁佳浩被找到了,已没有了生命迹象。 从6月26日到找到那一刻,数支从附近赶来的救援队在这片海域寻找翁佳浩的踪迹已经两天时间。 “他是为了救那个被海浪卷走的孩子。”当天与翁佳浩同行的同事小梁说,他还清晰记得事情发生的那一幕。 那个被海浪卷走的孩子6岁,因为翁佳浩的及时出手,最终得救了,然而翁佳浩自己却淹没在了海水里。 目前,当地同意为翁佳浩申报“见义勇为”,但因为现场没有监控记录,并且也无法找到被救者,缺乏证人,申报一事在程序上遭遇了难题。 “我们想找到当天在现场的目击者,为他见义勇为做证。”翁佳浩老家台州椒江区洪家街道后高桥村村委会主任谢学良说。翁佳浩出事之后,他一直在为寻找“证人”而奔波。 // 救援!那个海浪里的小孩 // 翁佳浩,台州人,出生于1998年。事发时,是深圳当地一家物业管理公司的职员。 6月26日,端午假期。他和同事等4人一起,来到深汕合作区鲘门镇百安海滩游泳放松心情。 当天下午4时10分左右抵达海滩时,天气很好,下水之前,翁佳浩对着清澈的海水和沙滩拍了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 这是一片自由海滩,景色很好,且不收门票,吸引了许多游客。 “我们3个男生下水游泳,还有一个女生是在岸上。”梁源程说,当时海面上有浪,他们向着海的方向游了一小段距离。 游着游着,他发现原本在他附近的翁佳浩忽然加速往左侧方向游了出去。“我以为他是自己游着玩的,直到他游出20多米的时候才远远看到,他前方水里似乎有个小孩,岸上也有人在大喊,救救那个孩子。”他说,翁佳浩是游过去救人了。 “他是刚刚退役不久的军人,救援意识很强。”梁源程说,翁佳浩带着孩子往回游的时候,两个下水救援的游客也正往翁佳浩的方向游去接应。孩子后来被两个接应的带上了岸。 “我们距离他的位置也比较远。”梁源程说,起初他以为翁佳浩也上岸了,但很快发现,并没有。原来,那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被救孩子和孩子家长身上,却忽略了在海浪里体力不支的救人者。 梁源程说他和另一个同伴意识到翁佳浩遇险时,距离孩子被救上岸没几分钟,他们赶紧叫喊着让岸上的同行女生报警救助,然后自己和同伴一起游向翁佳浩原先的位置,去寻找翁佳浩。 “浪有些大,脚下的水流很急,似乎有一股往下拉的力。”梁源程说,在水里他和另一同伴寻找翁佳浩的过程中也差点遇险。 “我和他相识才不到8个月,但我们关系很好,他人特别好,积极热情。”回忆起相识方半年多的翁佳浩,梁源程哽咽了。 // 两天两夜,人找到了,却再回不来了 // 当天,接到报警后,当地海警、渔政等部门很快都赶来现场,实施搜救。数支搜救船全天候不间断搜寻,还出动了蛙人。 当地搜救人员介绍,这是一片复杂海域,海浪大,而且水里有暗流和漩涡,搜寻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经过各路人马坚持不懈地搜寻,6月28日下午6点左右,翁佳浩被从水里找到了,但已没有了生命体征。 “当天晚上,他的家里人赶到了现场。”梁程源说。 记者了解到,翁佳浩于2019年9月退伍后,跟随父亲到深圳。今年疫情期间,他在椒江区洪家街道后高桥村家里时曾主动联系村里参加村里的抗疫值班工作。 “这孩子人特别好,也很优秀,当年还是我送他去参军的。”后高桥村村委会主任谢学良说,这个小伙子是一名预备党员。 海滩上的事情发生后,他也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和翁佳浩父亲一起赶到现场参与搜寻。此后,他和当地政府部门取得联系,为翁佳浩争取见义勇为的“名份”。“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很受感动,同意要为翁佳浩申报‘见义勇为’。” 只是申报的事情,少不了必要的流程和足以证明见义勇为行为的证据。 被救者当天在被救起之后就离开了海滩,因为是游客,没有人认得他们。当天的目击者也基本上都是游客,事发海滩是一个不收费的自然海滩,没有登记手续,也没有监控记录设备,他们既无法联系目击者,也无处寻找可以证明翁佳浩当天救人的证据。 没有证据,没有证人,见义勇为的申报就难以顺利完成。 这几天谢学良,一直在沙滩附近的村子走访,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当天的现场目击者为救人的翁佳浩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