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燕尔,苏轼纳兰性德都给妻子写过诗词,却都敌不上李商隐这首

人们常说,爱情能让普通人变成诗人。那大诗人们面对爱情,又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白居易当年曾与邻家女湘灵,轰轰烈烈地爱过一场,虽没成正果,但却让他念了大半辈子。直到37岁,他才肯娶别人。到了40岁,他仍忘不了这段初恋,写下了流传千年的《夜雨》,首句“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令人动容。爱情,让一向幽默的白居易,变得不洒脱。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则更令人印象深刻。在很多人眼里,陆放翁是一个一心家国的大男人,可是与唐婉分开多年后,又相遇在沈园,这位真君子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挥笔在墙上写下了一曲《钗头凤》。有人说陆游不该写这首词,毕竟人家唐婉已嫁人,这样公然把前一段感情写在墙上,会让她的日子不好过。是的,这一点或许陆游自己都没想到,因为爱情让他变得不理智。 以上是两段令人伤怀的爱情,两位大诗人让人心疼。而当爱情甜蜜时,大诗人们又是另一副模样了。本期要大家说的,是3位文人在新婚燕尔时写的作品。 先说前两首,第一首是苏轼所写。19岁的苏轼娶妻了,娶的是被放他放在心尖上的王弗。那时候的他还不太会写词,但一高兴还是诗兴大发写了首集句《南乡子》。第二首是来自纳兰性德,纳兰性德娶的是卢氏,据说最开始纳兰并不爱她,后来被她的贤良打动,上演了一场“真香”式的爱情。新婚燕尔,他也写了一首名为《浣溪沙》的词作。这两首词水平都挺高,大家请看: 苏轼的词是集句词,就是把前人句子都放在自己的词句中来用,那时候他自己还不太会填词,这样写当真是很有想法了。这首词,他一共和了7个人的金句,特别是最后一句“豁得平生俊气无”用在此处,当真是妙不可言。而纳兰性德的浣溪沙,也一样可圈可点。他也化用了李商隐等人的诗句,把妻子夸得像落入凡尘的天仙一样。 这两位大文人,在面对爱情时,笔者想用一个“憨”字来形容他们。确实从词意来看,这二位平时挺机灵的人儿,面对爱情却一脸痴傻样儿。 这二位的词作是又肉麻又有趣,但要论起水平来说,他们都不敌李商隐这首《赠荷花》。公元838年,咱们的穷小子李商隐受到了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赏识,当了他的一个幕僚。在这段时间,他认识了王茂元的女儿,并展开了各种追求。凭咱们唐代情诗圣手的水平,虽门第不同,但他还是成功了。于是新婚燕尔后好不容易追到司女儿的李商隐,一高兴写了首经典情词,这首词当真是绝了,大家请看: 《赠荷花》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入金盆叶作尘。 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此花此叶长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为什么说这首七言古诗绝了?共有3个理由。首先,若是不告诉大家这首诗是写爱情的,很多人可能还会把它当成一首写景诗呢?这就是此诗最大的特点之一,明明是写爱情,明明是哄妻诗,但却句句写花不写人,一点不着痕迹。妻子也是大家闺秀,自然明白诗的意思,所以她是看得懂的。 其次,这首诗与一般的爱情诗是真不一样!它诠释了李商隐的爱情观。前两句是说大家都以花为贵,不在意叶子,觉得它们不配。所以把花栽在金盆里,而任由叶子落入泥土中。中间两句则是他的不同意见,他认为荷花有绿叶相衬托时,荷叶舒卷,荷花盛开,这样才叫完美。 最后两句,则是说当荷叶和荷花凋落,令人伤怀。仔细体会诗的意思,对方是大家闺秀,而自己从前是个穷小子,正常来说他们并不是门当户对,李商隐这首诗却要打破这种看法。只要两人感情够真,就是荷花与荷叶的关系。这样的说法,既不丢了自己的面子,又哄了对方,毕竟把对方比作了鲜花一朵。 说实话,每每看到这首诗,笔者心里都是一阵心疼。李商隐半生仕途不顺,能收获美好的爱情对他来说是一种安慰,可惜这位王氏却走得早。他一生写了那么多情诗,有多少是边想着妻子边写的,我们不得而知。但从这首诗来看,面对爱情,情诗圣手成了一个爱情专家,他的爱情观正得很。 如果说苏轼和纳兰性德的作品憨得可爱,那李商隐就是一本正经的肉麻,论水平李商隐的作品不管是在意境上还是遣词上,都略胜一筹。爱情中的诗人,大家喜欢吗?愿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