渗透到更多行业影响力扩散 亚马逊2020年变得更势不可挡?

图: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 划重点
  • 1进入2020年,已经成立25年的亚马逊将变得更加复杂和多样化,从渗透制药业到拥有自己的互联网。
  • 2贝索斯的火箭公司由3236颗卫星组成的柯伊珀项目,同样会为亚马逊机器服务提供网络支持。
  • 3亚马逊的广告部门已经是美国第三大数字广告平台,广告目前为其带来了超过100亿美元的收入。
腾讯科技讯 1月13日消息,据外媒报道,时间进入2020年后,零售巨头亚马逊迎来其25岁生日。 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亚马逊都变得更加复杂和多样化。虽然我们没有“水晶球”,但可以进行合理的推测,看看亚马逊在2020年会变成什么样。 从渗透制药业到拥有自己的互联网,亚马逊的影响力将变得更广泛,其增长势头也变得更不可阻挡。 亚马逊将拥有自家互联网(或至少部分互联网)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旗下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似乎将在通过发射卫星提供宽带互联网的竞赛中拥有先发优势,但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紧随其后。贝索斯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火箭公司,现在亚马逊正在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租赁超过18580平方米的土地,为致力于“柯伊珀项目”(Project Kuiper)的团队服务。柯伊珀项目是个由3236颗卫星组成的太空互联网,这些卫星被部署在低地轨道上,用于提供低延迟、高速宽带服务。 柯伊伯项目的启动还需要数年时间,但人们在考虑亚马逊的未来时,不能不考虑互联网领域的“下一步是什么”。亚马逊及其服务与网络密不可分,包括智能助手Alexa、智能电视Fire TV、云计算服务AWS、eero Wi-Fi路由器(去年被亚马逊收购)等。亚马逊去年宣布推出Amazon Sideway,这是“一项新的长期努力,旨在大幅扩展低带宽、低功率、智能灯、传感器和其他低成本设备的工作范围”。 那么,我们如何预测亚马逊在这方面的下一步行动?5G网络对亚马逊意味着什么?他们会试试推出另一部手机吗?老实说,现状谁也不知道。然而,不难想象,亚马逊是一家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而卫星项目似乎恰恰预示了这一点。 亚马逊多年来始终使用UPS的服务递送包裹,但其现在大部分包裹都是自己递送的。亚马逊多年来一直依赖甲骨文,然后自己建立了最大的云计算服务公司。该公司倾向于接管其业务运营所需的基础设施,尽管互联网服务或该主题的某些变体是否或如何实现这一点还有待观察,但可以预测,到2020年底,我们将获得更多关于Prime会员制度是否会推出数据计划的更多线索。 亚马逊广告增长,面临逆风 亚马逊的广告部门已经是美国第三大数字广告平台,仅次于谷歌和Facebook。广告目前为其带来了超过100亿美元的收入,对亚马逊来说已经属于高度优先业务,而在许多方面,亚马逊仍然是个新进入者。 虽然亚马逊在这一领域的增长最初看起来是无限的,但很多容易获得丰厚回报的机会已经“名花有主”。例如,考虑到客户在搜索过程中对广告的有限容忍度,以及亚马逊在任何给定的页面上都只展示这么多的产品,随着赞助列表开始占据更多的空间,用户体验中的摩擦也越来越大。 亚马逊在搜索广告方面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亚马逊客户在网站上花费的宝贵时间很少。亚马逊的效率极高,而且是有意如此。许多人把这归因于,这个网站是由讨厌购物的男人设计的。他们申请了“一键订购”的专利,让购物变得更为快捷。 当然,这意味着消费者在网站上停留的时间有限,同时直接导致亚马逊向访问者展示多个广告的机会有限。这与Facebook形成了鲜明对比。在Facebook上,人们每周花几个小时浏览网站,可能会接触到数百个广告印象。 亚马逊网站搜索广告的第三个不利因素是品牌的广告经济现实。自从亚马逊推出赞助广告以来,每次点击的成本一直在稳步上升,但这些成本现在正趋于平稳。这只是品牌没有无限利润可花的一个功能。没有人会花13美元去宣传一款售价19美元、运费还要5美元的卷发棒。 当亚马逊广告使其网站空间饱和,无法说服客户留下来观看更多广告,以及品牌最大限度地出价时,搜索广告业务就会步入成熟状态。这就是为何亚马逊的战略正在演变,在展示广告方面变得更具竞争力的原因。 许多分析师预测,亚马逊广告推出的工具和程序将成为谷歌展示广告网络(GDN)的更强大竞争对手,包括更好的属性数据、无尘室选项以及独家定位/重新定向选项等。亚马逊广告还将致力于开发其合作伙伴代理计划,正式接受传统的品牌/代理关系,同时为代理提供工具,帮助影响客户在亚马逊上的预算。 与此同时,亚马逊将在2020年测试包括智能助手Alexa的广告。 在视频、GIF和其他视觉效果上加倍投入 在2020年,我们会看到亚马逊上的图片开始更多地“动起来”。相对于其他与亚马逊同样受欢迎的移动应用,亚马逊的内容出人意料地是静态的。亚马逊将在广告、GIF、直播流、品牌商店视频、360度图像、VR等方面加倍投放视频。视频、动画和互动展示将成为标准的内容构建块。 因此,供应商和卖家将需要进行他们的故事讲述,并以视觉方式传达产品价值道具,对10秒媒体的投资将变得越来越有价值。 Alexa,给我送点儿处方药 早在2018年,就有传言称,亚马逊将收购Walgreen或CVS等药店业务。然而,亚马逊最终收购了在线药店PillPack,它没有连锁店的实体足迹,但可与亚马逊的在线业务更好地契合,并为其提供了进入该行业的重要途径。 每个人都知道,制药业是个进入艰难而与世隔绝的行业,仅限于少数曾在保险和医疗保健行业的监管迷宫中穿梭而出的人。对于大多数新手来说,这个领域的水太深了,但贝索斯显然并不害怕制药业的复杂性。他在20世纪90年代曾是Drugstore.com的董事会成员,所以他并非对这个行业一无所知。 这个行业的回报丰厚无比。仅在美国,处方药支出就达5000亿美元。然而,这种商业模式已经非常过时,颠覆的时机已经成熟。如果你只需要让Alexa给你重新配药,并在第二天送货,谁还需要9000家Walgreen门店呢? 马萨诸塞州保险公司Blue Cross Blue Shield去年将PillPack整合到他们的计划中,这样做主要是因为PillPack在注册者中很受欢迎。这家险公司表示,PillPack的NPS得分为74,而传统药店的NPS得分为26。换句话说,顾客害怕去药房,他们更愿意让人送药。 然而,仅仅一家保险公司显然无法推动亚马逊服务的采用,但不难想象,其他保险公司也会将这一选择视为客户的青睐的服务,并凭这些优点参与进来。行业分析人士表示,亚马逊最终将需要旗下的药房福利经理来扭转局面,这是来年需要寻找的东西。 预计,2020年将是PillPack受欢迎程度强劲增长的一年,为2021年保险公司采用PillPack服务大幅增加奠定了基础。如果亚马逊成功实现这一点,处方药分销领域将迎来一场类似Uber引发的交通运输革命,永久颠覆现有的零售模式。 经历黑客攻击 这是许多人最大胆也是最不喜欢的预测。很有可能的是,亚马逊成功地抵御了网络攻击,其攻击频率会让大多数人感到恐慌,而我们却幸运地忽略了这种糟糕的事情的发生。然而,亚马逊在很多方面都有潜在的弱点,而大多数网站或企业都没有。 首先,全球有数以百万计的第三方商家可以直接在亚马逊的网站上发布内容。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我们不会详细说明任何具体的策略或感知到的潜在弱点,但总的来说,我们认为亚马逊(理所当然)将重点放在保护关键基础设施上,这留下了更多低技术入侵的可能性,这些入侵仍然可能是破坏性的或有害的。 亚马逊的网站在过去的两个Prime Days里经历了宕机,2018年的那次损失特别惨重。正如向公众解释的那样,这些问题并非来自恶意攻击,而是由于基础设施未能处理激增的流量。亚马逊专门为这一事件发布了新的用户界面,也使执行变得复杂。这提醒我们,亚马逊严重依赖网站的运营才能使业务正常运转。 对于亚马逊的许多技术安全人员来说,这个想法可能看起来很可笑,但我们看到过亚马逊自有品牌产品的详细页面曾被黑客入侵,经常发布虚假评论,而且总是有人在网站的某个地方找到纳粹的纪念品。此外,怎么确认你在亚马逊上购买的狗粮没有受到污染呢?同时,亚马逊不与公众分享其卖家的真实姓名,因此据推测,这一活动可以匿名交易。 这并不是说有人会让亚马逊下台,但我敢打赌,亚马逊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接受考验,并因此面临公关反弹。 API广泛使用激励第三方开发人员 无论有没有统一的平台,我们都将看到亚马逊扩大对API或电子数据交换的访问。亚马逊目前提供EDI连接,用于订单确认和送货功能,而卖家中心有个用于报告的API和许多其他功能。最近,亚马逊限制了Seller Central API(称为MWS)的使用,只允许在亚马逊注册的开发者使用。 在2020年,我们预计将开始看到RESTful API被引入,作为当前供应商POS采用的传统EDI技术的替代方案,以及涵盖其他功能(如支付、目录详细信息、销售数据和其他分析)的新API。将来,除了更改用户设置外,用户甚至可能不需要登录到Vendor Central。换句话说,所有供应商与亚马逊平台的交互都可能通过使用API开发的第三方工具进行。 这一转变将对开发商和投资界产生深远的影响。多年来,使用Seller Central MWS的开发人员已经为第三方销售商提供了完整的工具市场。亚马逊的路线图表明,这个市场将扩大到包括由独立开发人员使用更广泛的API集为亚马逊供应商设计的工具。就在几年前,当亚马逊发布其广告平台的API时,它推动了新公司和现有公司的开发热潮,促成了数亿美元的投资和收购。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